曾凡,周天宇《至尊赘婿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至尊赘婿

小说:现代言情

作者:曾凡

简介:曾凡被兄弟出卖,遭到伏击,受了重伤,摔成傻子,被冰山总裁娶进豪门,成了她的挡箭牌,受尽白眼和羞辱
被情敌暗算,突然恢复了过来,曾凡决定讨回一切,将曾经受过的屈辱,数倍还给那些侮辱过他的人渣

角色:曾凡,周天宇

至尊赘婿

《至尊赘婿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老子醒了

  “傻子,滚进来,给我捏几下。”
  一楼侧卧响起苏子欣的尖叫声。
  曾凡一声不响的跑步冲进房间。
  苏子欣穿着半透明的黑色吊带短裙,四肢大张的趴在床上,凌乱的金发遮住了精致的瓜子脸,雪花般的粉肌,若隐若现。
  可惜曾凡不懂欣赏。
  因为他是傻子。
  苏子欣一脸的郁闷,举起白生生的小手指了指肩膀:“我肩膀又酸又胀,快给我按几下。”
  曾凡蹬了海蓝色的人字拖,麻利的爬上了床,跨骑在苏子欣修长而圆润的粉腿上,抓着柔若无骨的香肩,熟练的揉了起来。
  裙子是丝绸的,很滑。
  曾凡用力过度,手一打滑,趔趄着跌了下去,结实的压在苏子欣身上,小腹正好贴在圆滚滚的美臀上。
  那姿势,有点像比翼双-飞,很暧昧。
  但苏子欣却怒了,她虽然离婚了,赖在娘家混吃混喝,可毕竟是洁身自好的女人,被一个傻子这般压着,心里涌起一团怒火。
  她滚动身子,将曾凡掀了下去,侧过身子,一脚踹在小腹上,刻薄的辱骂:“废物!滚出去。”
  曾凡一骨碌爬了起来,乖乖的离开了房间。
  类似这般的羞辱,他早就习以为常了。
  自从“嫁进”苏家之后,曾凡每天都过着这般屈辱的生活,任人欺凌,说是苏家的二女婿,其实还不如一个仆人,过着狗一般的日子,苦活累活包圆,还吃不着一口热饭。
  “曾凡,你这个臭傻子,死哪儿偷懒去了?我的马桶又堵了,赶紧给捅了。”二楼响起苏晓彤歇斯底里的怒骂。
  整个苏家,三小姐苏晓彤最令人头疼,骄横成性,野蛮泼辣。她房间的马桶,从没堵过,是她故意将塑料袋扔在里面堵的,就是要羞辱曾凡,她没法接受自己的二姐夫是个大傻子。
  曾凡跑步向楼上冲去。
  苏晓彤坐在床边,穿着粉色短裙,两条粉腿不停的晃荡着,指了指卫生间,厌恶的说:“傻子,赶紧把马桶捅了。”
  曾凡进了卫生间,见马桶里还有许多大便,却没吱声,抓起马桶刷,默默的捅了起来。
  他捅了马桶,苏晓彤还不放过他,又让他洗她的臭袜子和鞋子。曾凡发现有些袜子和鞋子不是她的,应该是她闺蜜的。
  这种事儿不是第一次,也不是最后一次。不过,曾凡还是没吱声,拿着袜子,默默的走了。
  “真不明白,二姐是不是脑子进水了,大把的富二代不要,偏要找个傻子。养条狗,吃了主人扔的骨头,还会摇下尾巴。这个白痴,连尾巴都不会摇。”苏晓彤厌恶的骂了起来。
  骂了会儿,她赶紧给闺蜜打电话:“小颖,这废物果然没看出来,以后啊,你的袜子和鞋子,全拿过来,都让他洗。”
  “彤彤,过几天是你的生日,到时叫上傻子,我们弄点米田共混在蛋糕里,让他尝尝鲜。”电话的另一端响起一个刻薄的声音。
  苏晓彤愣了下,突然笑翻,在床上打滚,拍着玉似的小手,兴奋的大叫:“好耶!好耶!好耶!这点子不错。我想看看,要是傻子吃了米田共,二姐还让他进房不。”
  随后,两人商量起了羞辱曾凡的细节。
  曾凡刚把苏晓彤的臭袜子和鞋子洗了,气都没喘一口,楼下响起岳母大人安静娴的吼叫:“傻子,家里来客人了,滚下来泡茶。”
  曾凡急忙把袜子晾在二楼的阳台上,跑步向楼下冲去。
  他到了一楼的客厅,看见一个大帅哥,腰板挺的笔直,目不斜视的坐在米白色的单人布艺沙发上,眼角余光都没瞄他。
  安静娴坐在三人沙发上,脸上堆起了亲切的笑容,眉开眼笑的看着大帅哥:“天宇,你终于回来了,一定要好好劝劝二丫头。”
  她说的二丫头,就是苏家的二小姐,曾凡的老婆苏以沫。
  半年前,她在天桥下面“捡到”了已经摔成傻子的曾凡,发神经似的,不顾所有人的反对,强行将曾凡“娶进”了苏家。
  从此,曾凡就沦为了苏家的一条狗。
  “静姨,别这样说。这件事,都怪我。要不是我突然出国培训,以沫也不会赌气,捡个傻子当上门女婿。”周天宇一脸自责,内疚的看着安静娴。
  周家和苏家都是豪门世家,两家是世交,为了将彼此的利益最大化,双方的长辈就给苏以沫和周天宇订了娃娃亲,通过联姻的方式形成联盟,以此保证共同的商业利益,巩固地位。
  两家已经商量好了,计划去年国庆节订婚的。
  国庆之前,周天宇突然出国,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国际性的高端钻石鉴别培训,他一定要参加,不顾家人和苏以沫的强烈反对,毅然决然的出了国。
  之后,苏以沫性情大变,经常酗酒,沉沦了一个多月时间,在一次车祸之后,终于从巨大的羞辱中走了出来,不久之后就“捡到”了曾凡,一周之内就闪婚了。
  “天宇,不能怪你,是我们苏家没这个福气,也是二丫头福薄,不能嫁进周家。”
  看着站在一边,傻头傻脑的曾凡,安静娴眼里充满了厌恶之色,烦躁的警告:“傻子,你再乱看,晚上不准吃饭。”
  曾凡掉头,准备泡茶。
  “等一下!”
  周天宇叫住曾凡,蹭的站了起来,斜着两眼反复打量,眼里的厌恶之色越来越浓,然后狐疑的看着安静娴,困惑的问:“静姨,这个人,真是以沫自己找的?”
  “大家都说,二丫头的心死了,干脆找个傻子,虽然像条哈巴狗,却让人放心,不会背叛她。”安静娴长叹一声,说了周天宇出国之后发生的事儿。
  “静姨,对不起!全是我的错。你放心吧,这件事,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,找回曾经那个意气风发,纵横古玩界的苏家二小姐。”
  周天宇嘴角浮起一丝阴笑,大马金刀的坐下,把右腿放在海南黄花梨茶几上,厌恶的看着曾凡:“傻子,把我的鞋子擦干净,要是有一点灰尘,三天不准吃饭。”
  “哦!”曾凡应了一声,蹲了下去,抽了纸巾准备干活儿。
  “不准用纸巾,用你的衣服。”周天宇怒吼。
  曾凡脱了短袖T恤,露出了分块的肌肉。
  “你特么的傻比啊!当着静姨的面脱衣服,你父母没教你怎么尊重长辈吗?傻比玩意儿,别把本少的鞋弄脏了,滚一边去。”周天宇一脚踹在曾凡胸口上。
  轰!
  曾凡侧摔而倒,脑袋重重的撞在茶几尖角上。
  殷红鲜血,飞溅而出。
  曾凡眼前一黑,昏了过去。
  “废物!长得牛高马大的,却像纸糊的,撞一下就昏了。每天吃几大碗,要是把这些东西喂狗,能养好几条看家了。”安静娴踢了曾凡一脚,见一点反应都没有,刻薄的骂了起来。
  “妈,我怀疑这废物装昏,不想干活。我有办法让他清醒过来。”苏子欣冲进客厅,端起紫砂壶将冷水浇在曾凡头上。
  “啊……我的头,好痛!”经过冷水刺激,曾凡醒了过来,感觉脑袋快要炸了一般,曾经的往事,潮水般的在脑海里翻滚着。
  在撕裂般的疼痛中,曾凡不仅恢复了记忆,也清醒了过来。
  他是佣兵界排名第一的战龙盟的盟主,为了寻找失踪的妹妹回国,没想到被曾经的兄弟出卖,逃亡中摔成了傻子,失去了全部的记忆,不管是心智或技能,都和几岁的孩子差不多。
  但现在他已经正常了,半年多的屈辱生活,也是时候结束了。
  “凡是羞辱过我的人,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。”曾凡捂着脑袋,慢慢的站了起来。
  随着他不断站直的壮硕身躯,一股凛然气息,悄然向四周弥漫,笼罩着整个客厅。
  “奇怪,这废物好像不一样了。”苏子欣眼底闪过一丝困惑之色,直直的盯着曾凡。
  “既然死不了,赶紧给天宇泡茶,要最好的龙井。”看着满脸是血的曾凡,安静娴不仅没半分同情,反而更厌恶了。
  曾凡利落的忙碌了起来。
  他本想疯狂的怼回去,一耳光抽翻周天宇,然后一脚踹出去。可转念一想,妹妹神秘失踪,兄弟背叛,这背后似乎远没表面这般简单。
  他之前成了傻子,反而没人留意他了,现在突然清醒,可以化明为暗,隐藏在苏家,方便追查,在没找到妹妹的下落之前,还得隐忍一段时间。
  他现在清醒了,没人能羞辱他了,而是他侮辱别人。
  曾凡把刚泡好的顶级西湖龙井茶,递给周天宇。
  “端着。”周天宇故意不接,想烫曾凡的爪子。
  曾凡嘴角浮起一丝冷笑,杯子从指间滑落,摔在周天宇腿上。滚-烫的开水,烫得周天宇尖叫而起。
  “废物,你敢烫本少,你特么的找死。”周天宇大怒,一耳光抽了过去。
  “我帮你把水擦了。”曾凡身子下挫,装作要擦水的样子,闪电般的在周天宇的膝盖处戳了一下。
  轰!
  周宇天直挺挺的向前栽了出去,下巴正好撞在茶几边缘。
  扑哧!
  鲜血夺口而出,和着两颗门牙。红白之间形成了强烈对比。
  苏子欣懵了,安静娴却惊呆了,两人瞠目结舌的看着曾凡。
  安静娴怕得罪周家,正要让曾凡下跪道歉,她的手机响了。
  她接了电话之后,两腿一软,瘫坐在地:“这下彻底完了。”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至尊赘婿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曾凡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med315.com/book/9622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