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兰芳,菀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《倾城乱:王妃可入药》最新章节

小说:倾城乱:王妃可入药

小说:现代言情

作者:安小楠

简介:十年前,她从贺兰王府的嫡女,变成了灵雾山下失去记忆的孤女
她承受师父的欺压,饱受饥饿与孤独的折磨,忍受被鬼魅君吸血的痛苦,可最终,她却将一颗心毫无保留地给了西陵瑄
她说:“你要这天下,我便陪你去取
一生一世,永不相负
”她以为,她找到了一生的归宿
却不想,他所有的温柔,都只是棋局上一抹浮云,而她,也只是他棋局上的一颗棋子
他说:“我想要的,只是你身体里七七四十九盏本命鲜血
”当他的匕首划破她手腕上的肌肤,当他将大红的盖头蒙在另一个女子的发上,当他手中的剑冰冷地刺进她的身体,她惨绝而笑:“西陵瑄,血给你,命给你,从此,不欠你了
”她犹如落叶一般飘然倒地,那一瞬,她看见他目光惊…

角色:贺兰芳,菀悠

倾城乱:王妃可入药

《倾城乱:王妃可入药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一章 月桑惊变(一)

第一章 月桑惊变(一)

这里,是曾经令天下无数人羡慕敬仰的贺兰王府。

贺兰氏自开国时,即裂土封王,嫡女世袭。

百年来,无论是太平盛世还是天下动乱,贺兰王府只以绝世医术挽救天下生灵,从不沾染朝中任何权斗,故而能保全自身。就连两年前牵连甚广、震惊天下的“苍稷之乱”,也不曾牵连到贺兰氏身上。

可如今,仅仅一夜之间,祥和安稳享受荣光的贺兰王府却发生了一场惊天之变,鲜血、杀戮、惨叫……仿若人间炼狱。

此时已将近子时,天空中风卷云涌,贺兰王府被无数火把照亮。光影与血腥弥漫之中,一个身着蓝色锦袍的中年女子仗剑而立,尽管身边已经躺了无数尸体,可是她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惧意。

她正是贺兰王府的主人贺兰芳。在她身后,一个身着黑色锦袍的男子身中数箭,奄奄一息,可是一只手却不舍地抚摸着身边小女孩的脸颊,沙哑地唤着:“菀悠……”

小女孩只有六七岁,原本甜美的脸颊上沾染了不少鲜血,一双乌黑灵动的眼眸泪水弥漫,她握住男子的手,说:“爹爹不要怕,菀悠给您疗伤!最近娘亲教会菀悠疗伤了,菀悠一定能救爹爹……”

她想要给男子将身上的箭拔下来,但男子拉住了她的小手,眼睛看向旁边的蓝衣女子。他想说:“阿芳,是我对不起你!当初与你成亲之时,若不是我执意将萧冉天留在月桑城,也不会有今日之祸!是我害了你,害了我们的女儿,害了月桑城无辜的百姓……”

他想说的话很多,可是现在,他似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。他的手渐渐松开了小女孩,然后带着无尽的自责与遗憾闭上了双眼。

“爹爹–”小女孩扑倒在他身上,伤心地大哭起来。

贺兰芳痛苦地回眸看来,当她看见男子那紧闭的双眼,她的目光震颤了一下,心似乎在滴血!

冉珏,我不怪你,不怪你……这是贺兰氏注定的劫难……

她再度握紧手中的剑,对着数十步开外一身铠甲,双目冷戾的中年男人,她问:“萧冉天,你真的要做到这个地步不可?”

萧冉天的目光正好看着已经死去的萧冉珏,当他决定做这一切的时候,他大概没想到他会亲手杀了萧冉珏–他的堂兄,他的救命恩人。

可是现在,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一切都已经容不得他不忍了。

他凝凝眉,冷声道:“贺兰芳,看在兄长的份上,我可以饶你不死!但是……”

萧冉天看向一旁伤心流泪的小女孩,稍有犹豫,可最终还是字字清楚地说道:“但是,你必须交出菀悠!”

贺兰芳身形一晃,哼然冷笑,终究还是躲不过啊!

一个月前,当王城传来消息,丞相洛文穆之女洛流苏身中赤焰毒的时候,她就想到也许会有这一日。赤焰毒乃至阳之毒,唯一能解此毒的,便是贺兰氏嫡女子未婚时身体里的鲜血–七七四十九盏。想不到贺兰氏费尽心思保存了这么多年的秘密,洛文穆仍然有办法查得到。

可是菀悠,她的菀悠太小了,如果强从她身体里取四十九盏鲜血,只怕血还未取足,她就已魂断气绝。

贺兰芳抬眸,她看向萧冉天,冷冷一笑,一字一句地说:“你想带走她,除非,杀了我!”

“对!杀了我们!”府内剩下的十几名侍卫不约而同地挡在了小女孩的面前。他们毫无惧意,只有愤恨!他们怎么也没想到,身为副城主、沐风公子的爹的萧冉天,竟然会发动叛乱!城主对他们那样好,沐风公子和菀悠小姐一起长大,两人也那样好……

萧冉天冷冷地看着这一幕,对他来说,杀了这些人比杀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。他抬起手,欲下杀令。

谁也没想到,就在这时,小女孩擦了擦脸上的泪水,小小的身影从侍卫们中间走了出来,她说:“萧叔叔,你要菀悠有何用呢?是不是菀悠答应了你,你就不会杀害娘亲,不会杀害侍卫叔叔?”

“菀悠!”贺兰芳和侍卫们忧心地大喊,贺兰芳更是将菀悠揽入怀中。

萧冉天微微一怔,那张冷戾的脸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一晃而过。他没有回答菀悠的问题,而是缓缓举起长剑,对贺兰芳道:“你已经没有选择了,你的生死,他们的生死,都在你的一念之间!我问你,交还是不交!”

小女孩目光纯澈,她拉了拉贺兰芳的衣襟,声音沙哑地说:“娘亲,菀悠不怕……”

极少流泪的贺兰芳,此刻也忍不住泪流满面!天啊!她救了那样多的人,此刻却救不了自己的女儿!

侍卫们大喊:“城主,不能交!不能把菀悠小姐交出去啊!”

贺兰芳一手拉住菀悠的手,一手紧紧握住锋利的剑,就在这时,侍卫们突然冲向萧冉天,一名侍卫用尽全力嘶吼:“城主,快带菀悠小姐走!不用顾及我们,快走啊!”

其他人也在喊:“城主,快走!要保住贺兰氏的血脉啊!”

“城主,快走,求您了!”

“城主……”

侍卫们一个又一个地倒下去,贺兰芳浑身冰冷,眼睛被这一幕深深灼伤。菀悠无助地站在那里,哭着喊:“老杨树叔叔……丸子叔叔……南瓜叔叔……不要,你们不要死啊……”

声音令人心碎。

萧冉天看向贺兰芳,目光复杂,可是口中却说道:“杀–”

数十名兵士向着贺兰芳砍杀过来,贺兰芳心痛地看了地上的萧冉珏一眼,又看了那些拼死一搏的侍卫们一眼,最终她俯身抱住菀悠,飞身而起,冲向茫茫夜色。

萧冉天冷喝:“追!”

他似乎并不心急,贺兰芳的武功怎样,他心知肚明,所以他相信,她逃不了多远。

夜色苍茫,贺兰芳抱着菀悠一路狂奔。只是渐渐的,她的速度慢了下来,脸上除了鲜血更有汗珠涔涔。菀悠在夜色中仰头看向她的娘亲,她想,娘亲一定很累,所以她说:“娘亲,让菀悠自己走,菀悠走得动。”

贺兰芳心中酸楚,菀悠,娘亲还能抱你多远,护你多久?

她咬咬牙,用尽全身力气,可是身后的追兵却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……

在一个路口,贺兰芳突然停了下来,她飞快地将菀悠藏在一个灌木丛中,然后用带血的双手捧起她的脸,她说:“菀悠,答应娘亲,就待在这里,无论发生什么,也不要出来,好不好?”

菀悠怔怔地看着贺兰芳,眼泪莫名其妙流了出来,她说:“娘……”

贺兰芳心疼地看着菀悠,说:“菀悠乖,快答应娘亲吧!答应娘亲啊!”

小小的菀悠咬着嘴唇擦擦眼泪,说:“好,菀悠答应娘亲。”

贺兰芳含泪亲了亲菀悠的脸,她说:“菀悠,过了今晚,把这一切都忘了,只要你好好活着,娘亲和爹爹就开心了。你是贺兰氏唯一的血脉,一定要好好活着,好好活着……”

马蹄声越来越清晰,火把的光影越来越近,贺兰芳再次亲吻了菀悠,然后她拉住菀悠的衣袂,猛然用力将其撕下。她转过身,再也没有任何犹豫,疾步走开。

“娘亲……”菀悠伸出手,无声地呼喊。

贺兰芳没有回头,她朝着路口那边走去,还没走多远,萧冉天的人就已经追了过来,数百兵士将贺兰芳围在中间。

萧冉天骑马走近,却没想到看见的只是贺兰芳一个人。他的双眉明显一皱,大声道:“搜!”

当兵士准备朝小路上搜寻的时候,贺兰芳拔剑而起,用自己的身躯阻挡着士兵的搜寻!萧冉天坐在马背上冷眼旁观,士兵们似乎得到无声的指令,对于贺兰芳再也不留丝毫情意。
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倾城乱:王妃可入药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安小楠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med315.com/book/96282.html